桔子彩票开奖

青春有悔 (高中毕业五十周年同学会上的发言)

作者:李玉琢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02          浏览量:788次




关于我们


About Us



扫一扫关注我们

★ 青春有悔 (高中毕业五十周年同学会上的发言)
当前位置:关于我们 > 论坛中心

尊敬的林老师,各位少年时的同学:

参加完今天的聚会,九天后,我和腿脚不便的爱人还要坐十个小时的飞机万里迢迢去探望女儿、女婿和外孙。这对于有心脏病和糖尿病的我,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。

我犹豫过,毕竟年龄不饶人哪!朋友玉奇劝过我,如果身体和聚会发生冲突,身体更要紧。可是当我想到,高中毕业五十年的同学会人生只有一次的时候,我不再犹豫,不管有多少困难,多少想法,必须从北京赶回来。

筹备期间,一些年龄比我还大的同学们的热情组织、推动、联络、安排,所花费的精力、体力、心血和殷殷的期盼,深深打动了我,这也是我能毫不犹豫赶回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。

鸡西是我的第二故乡,当我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时,就跟随父母从辽宁沿海的一个农村“盲流”到这里。鸡西收留了我们。我的小学最后的三个学期,初中三年,整个高中,都是在鸡西度过的。这里有我的困苦和辛酸,也有许许多多快乐的华年。这里也是我起步人生的出发点。下乡,上大学,结婚,工作,下海,在外面闯荡的五十年中,初心未改,这里奠定的人生根基,知识积累,内心修炼,让我受益终生。

遗憾的是,作为五十年来漂泊在外的游子,我没有做到像很多同学那样,能够长期陪伴在家乡的父母身边,照顾他们,安慰他们,孝敬他们,直至走完人生的路程。我每一次回来,都行色匆匆。由于我漂泊在外,父母对我格外惦念和操心。都工作了,他们还经常给我寄全国粮票,唯恐我吃不饱;都成家了,他们还经常往北京捎豆油,怕我们油水少。我的女儿出生时,母亲的手脚已经很不方便,她把自己的棉袄棉裤剪成一片一片的,给孙女做尿垫子。我的父母已经长眠在鸡冠山的山坡上,我也很少能回来给他们上坟烧纸。每每闭上眼睛,我都会看见母亲站在送我的路上,很远很远还在招手。今天还能想起每次回家父亲经常叮嘱我的话:出门在外,别和人过不去,大家都不容易。母亲瘫痪两三年,我没有伺候她一天。父亲病危时,我只回来陪了他一周,就匆匆离开。这些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和伤痛。

我知道在今天这样的聚会上,说这些伤感的事,不合时宜。但我想表达的意思是,无论人生走到哪一步,无论世事如何变幻,有两点是最不能忘、也不该忘的:父母的恩情和老师的恩情。只有不忘这两个恩情,才可能成长为一个有良心的人,一个正直的人,一个不会迷失方向的人,才能让子孙后代有好的家风和传承。说实话,在远离父母、远离家乡的几十年中,如果说还没有犯错误,还能够走正道,还能够不断地去奋斗、去努力,一个重要的动力,就是一直怕给父母、给老师、给同学、给家乡丢脸。

今天有这么多的儿时同学欢聚一堂,还请来了我们高一时的班主任林艳春老师,真是让人高兴。那时候,林老师刚刚毕业,青春美丽,光彩照人。我们那时十六七岁,风华正茂,求知若渴。学生时代我们同窗共读,单纯,温馨,友爱,快乐,充满青春的活力。如果不是荒唐的文革中断了我们的学业,我们的人生道路也许会有许多不同。

人说青春无悔。但谈到文革,那是我们这一代人避不开、绕不过得一道坎儿。那场浩劫发生时,我们之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置身事外,由于年轻气盛,盲目轻信,我们多数人不仅加入了红卫兵,也加入了派性斗争。在学校,在鸡西,我们都是那一场灾难运动的参与者,参加了许多批斗老师、校长和“走资派”的活动并做了其他的荒唐事,将学校搞的不像学校,老师不像老师,同学不像同学。那样一场浩劫自有其责任者,但在学校和鸡西这个局部,我们这一代人难辞其咎。我们是不幸的一代,高中没有读完,心灵被污染,人生的轨迹发生了偏移。但我们又是伤害过人的一代,尽管深浅轻重程度不同。我们在享受幸福晚年的时候,是否也该想一想在那段荒唐日子里,我们曾经伤害过的人、对不起的人,他们生活得怎样?这种良心深处的隐痛和不安,是否也到了该清理的时候了?因此,我有一个提议,给学校写一份郑重的道歉信(同学自愿签名),承担起我们该承担的责任。让子孙后代和学校的孩子们记住,盲目狂热的荒唐事不能再做,假革命的名义引发的灾难不该再发生。但愿这迟来的道歉能够给老师、学校和我们的内心带来些许的平静和安慰。

利用聚会的机会,我个人要表达一些特别的谢意:文革时,我两次被对立面拘禁,一次在一中,一次在卫校,两次都被于洪洲同学放走了。他是否还记得不知道,但我记得;在下乡的农场中学,当入团和上学都遭到不公正对待的时候,高红英同学挺身而出,为我说了公道话。高红英同学也许不记得了,但我还记得;杨玉奇是我一辈子最要好的同学和朋友,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,每每都有他站在我的身边,给我鼓励,给我帮助,给我信任。即使离开多年,离得很远,他听说我的事情,仍然毫不犹豫地相信我:这种事,别人(包括我)都有可能,玉琢绝不可能!有这样铁杆儿的同学、挚友真是三生有幸!每一次回到家乡鸡西,都能与不少的同学得以相聚,除了玉奇的张罗,还有一个热心肠的组织者关志远。关志远同学为了写一篇与我有关的文章,专程到北京见我,我不知道那时他已经重病在身。那篇文章也许是他去世前最后的遗作(《中国职业经理第一人》)。幽幽乡愁和同学的情谊,五十年不曾凋零。人生有此,幸甚!

在五十多年的漫漫人生路上,没有彩排,没有重来,做过的就是人生。我们大家无论在家乡或者漂泊在外,都经历过不同的人生风雨,苦辣酸甜自知。能够平安、健康、快乐地走到今天,就是人生的幸福和胜利。

我希望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我们还能欢乐相聚!

愿同学情谊长存!

2017年6月19日


评论:
评论方式:
姓名:
手机:
地址:
游客 : (2017-11-07 10:15:15) 值得珍惜,点赞,点赞!!!
桔子彩票开奖 帝皇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登陆 帝皇彩票官网 吉利彩票导航 大象彩票APP 大象彩票登入 状元彩票平台 桔子彩票开奖 吉利彩票开奖